周末漫谈丨从巴黎圣母院大火看世界珍贵历史建筑的毁灭原因

巴黎圣母院起火,对于中国人来说,难免会想到圆明园,因为它在中国人心底留下的伤痛实在太深了。这一东一西,两座辉煌灿烂的建筑,都是人类文明的杰作,都惨遭大火的吞...

周末漫谈丨从巴黎圣母院大火看世界珍贵历史建筑的毁灭原因

2019年4月15日傍晚,法国巴黎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起火。据报道,起火原因很可能与现场修缮施工有关。大火致使塔尖倒塌,左塔上半部被烧毁。巴黎圣母院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所在地。它的宗教地位、历史价值无与伦比,是人类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建筑之一。这一把火震惊了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对这一无比珍贵的人类文明结晶惨遭厄运而深感痛心!

巴黎圣母院起火,对于中国人来说,难免会想到圆明园,因为它在中国人心底留下的伤痛实在太深了。这一东一西,两座辉煌灿烂的建筑,都是人类文明的杰作,都惨遭大火的吞噬,所不同的是,一个是天灾,一个是人祸;一个主体部分仍然完好,一个却被彻底毁灭。

几千年来,人类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先后创造出无数的文明成果,这些文明成果体现在很多方面,其中之一就是反映人类设计、建造、工艺等水平的各种珍贵建筑。这些建筑是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人民智慧与汗水的结晶。随着历史车轮的不断前行,这些建筑有的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有的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有的则惨遭彻底毁灭。

破坏与毁灭这些珍贵建筑的原因有很多种,归结起来,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自然灾害

社会的发展,让人类在大自然面前主动性越来越强,抗击自然灾害的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不过,自然灾害仍然是毁灭人类珍贵历史建筑的第一杀手。地震、海啸、火灾、虫蚀等,对那些巧夺天工、精美绝伦的建筑来说,都是极大的威胁,一旦命运不济,最后就很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庞贝古城的消失。

庞贝古城是亚平宁半岛西南角坎帕尼亚地区一座古城,距罗马约240公里,位于意大利南部。西距风光绮丽的那不勒斯湾约20公里,是一座背山面海的避暑胜地。该城始建于公元前4世纪,当时商贾云集,是仅次于罗马的意大利第二大城市。

人们没想到的是,公元79年,离古城不远、一直被认为是“死火山”的维苏威火山突然暴发,厚约5.6米的火山灰毫不留情地将庞贝古城彻底掩盖,一座原本生机勃勃的城市一日之间突然消失了。直到1748年,才被人们重新发现。

这次巴黎圣母院遭遇劫难是因火灾而起,也算是一种灾害。只是这种灾害与上面火山暴发有所不同,它并非缘于自然力,而与人类活动(修缮)有很大关系。

战争

人类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会形成有个个族群,由于理念和利益等原因,各个族群之间会经常发生冲突,冲突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战争。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一部战争史。有战争,就会有破坏,其中就包括珍贵历史建筑受到毁损。

去以色列旅游的人,一般都会到耶路撒冷著名的哭墙去看一看。哭墙是古城墙的残留部分,它见证了犹太教的神圣之所第一圣殿和第二圣殿的毁灭,而这种毁灭直接与战争相关。

在以色列王国时代,第三代国王所罗门为敬奉上帝耶和华,在耶路撒冷摩利亚山(圣殿山)兴建了第一圣殿。圣殿落成后,成了以色列民族和犹太教的象征。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王国征服了以色列王国,第一圣殿被毁。

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推翻了新巴比伦王国。波斯王居鲁士大帝允许犹太人重建圣殿。第二圣殿于公元前515年完工。公元前37年,大希律王又将其扩建。公元70年,犹太人反抗罗马帝国暴政,罗马帝国派提多将军率军围攻耶路撒冷,取得胜利后将第二圣殿彻底焚毁,仅留下西边一道围墙,这就是如今所称的哭墙。之所以以“哭”为名,是因为以色列人从那时起就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开始流散到世界各地。无家可归,怎能不哭?

第一圣殿和第二圣殿相继被毁都是缘于人类战争。同样,上个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也让众多珍贵历史建筑遭遇毁灭。比如,北京宛平县城本是一座历史名城,古建筑众多。二战期间日军对该县城发起进攻,古建筑惨遭连续炮击,大多数被夷为平地,少数幸存下来的也是千疮百孔。而前面所说的圆明园更是在英法联军侵华战争中被烧得一干二净。

宗教冲突

人类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物质追求之外,还有精神追求。宗教便是人类精神追求的产物。宗教有不同种类,而不同宗教之间和同一宗教不同派别之间,由于各种原因会存在矛盾与冲突,冲突发展下去还有可能引发战争。这类冲突与战争一旦暴发,首先受冲击的就是那些带有宗教色彩的建筑,这些建筑影响力越大受冲击的力度也就越大。

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无疑是从1096年延续到1291年的十字军东征了。

十字军东征是一系列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准许下进行的、持续近200年的宗教性军事行动,它由西欧封建领主和骑士以收复被阿拉伯穆斯林占领的土地的名义发动,先后进行了九次。十字架是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东正教)的象征,因此每个参加出征的人胸前和臂上都佩戴“十”字标记,故东征军被称为“十字军”。

十字军东征本质上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宗教战争,200年间双方围绕地中海东部地区的众多城堡反复拉剧。每当进攻的一方夺得城堡以后,除了对敌军和居民进行大肆屠杀外,就是将对方的宗教建筑摧毁或大举改造。比如,位于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是一座著名的伊斯兰教寺院,当十字军夺取耶路撒冷以后,它就被改造成了圣殿骑士团的总部。后来萨拉丁又将十字军赶出了耶路撒冷,该总部随之恢复成了清真寺。与该清真寺相距不远的一座雄伟建筑是圣墓大教堂,这是安葬基督耶稣的地方,是基督徒心目中的圣地。当萨拉丁夺回耶路撒冷时,有人曾建议他将该教堂拆毁。万幸的是,心胸宽广的萨拉丁没有同意,不仅如此,他还允许基督徒前往朝拜。如果没有萨拉丁的宗教宽容态度,那今天我们也就无缘一睹圣墓大教堂的丰采了。

现在去中东旅游,一个重要的活动安排就是凭吊这些由宗教冲突所形成的历史遗迹。十字军东征结束到现在,又过去了七百多年,可宗教冲突却一直存在,当前形势更是不容乐观。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能不对世界各地那些历史悠久的珍贵宗教建筑感到担心,唯恐它们会受到人为破坏。这也是有人提出巴黎圣母院起火燃烧是否有人为因素这一问题的重要原因。

人为安排

珍贵历史建筑是人类物质与精神两重层面的财富,理当倍加珍惜。然而,在特殊时期或者出于某种现实需要,无论古今都还存在一种主动放弃、任其毁损的情况。

比如,在我国古代,因为政治或自然环境等方面的原因,会出现国家迁都现象。当都城从一个地方迁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原来的都城就有可能被主动放弃,一旦那里的人急骤减少甚至完全消失,那么,随着时间的流失,那里的建筑无论其多么雄伟壮丽,最终都会逐渐走向毁灭。等几百上千年过去后,人们能够寻找得到的不过是些残砖断瓦而已。

主动放弃行为当今仍然难以完全避免。大家都知道,兴建三峡大坝,需要将上游很多地区淹没。这些地区很久以来就有人类生活,因此留存有很多古建筑,如大昌古镇、张飞庙、石宝寨、白帝城等,一个个都可谓价值连城。为了保护这些古建筑,政府部门想了很多办法、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们通过整体搬迁、就地设围、水下建馆等多种方式,使绝大多数文物和古建筑都得到了有效保护,但是还有一部分古建筑最后不得不沉入水中,从此不见天日。

这种人为安排是为了社会整体发展所进行的一种比较之后的选择,是从更多的人、更长远的利益来考量的。因此,虽有痛憾,但不得不为。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国家财力的增长,不难预料,以后这种行为会越来越少。

珍贵历史建筑遭遇毁损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恐怖袭击、政治斗争等。总体来说,一个社会越安定、越和谐,这些建筑的命运就会变好;反之,一个社会越混乱、越无序,充满着争斗甚至引发战争,那这些建筑就命运堪忧了。

让我们在关注巴黎圣母院的同时为人类共有的文明结晶祈福吧:愿世界各地的珍贵历史建筑都能得到善待、都可长久地屹立于人类的面前!

"周末漫谈丨从巴黎圣母院大火看世界珍贵历史建筑的毁灭原因"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